当前位置: 中国好人 >嫂娘48年照顾婆家智障弟弟

嫂娘48年照顾婆家智障弟弟

发表时间:2017-7-20来源:许昌文明网


        宋梅花,女,67岁,河南省襄城县王洛镇房村村民。她几十年如一日,关心、照顾、抚养婆家傻弟从未厌烦。一提起宋梅花,乡亲们纷纷交口称赞,她关心、抚养婆家傻弟的事早已在左右乡邻中成为了美谈。

        1966年腊月,19岁的她婚嫁至房村,与该村青年岳松山结为伉俪。虽家境贫寒,但宋梅花认为,只要夫妇携手奋取,一定能经营出一个温馨如意的家庭,过上人人向往的幸福生活。
        和公公婆婆一同居住的,还有她丈夫的傻弟岳治中,那年岳治中才12岁,这个先天性智障、腿脚软绵的婆家傻弟让宋梅花认识到了生活的无情和生活过程中的自有亲情。看着公公婆婆对傻儿的细心呵护,宋梅花明白了有些东西夙来无法选择,有些则要看你的态度和你的抉择。因此,富有爱心的宋梅花每次劳作回来,总会拿来生产队分的、自己不舍得吃的高粱馍给傻弟吃,这让她的公公婆婆很是欣慰。
        因为心疼每天照顾傻儿吃喝拉撒的公公婆婆,善良的宋梅花一有空就领着岳治中玩,教他生活的细节,虽然一无所获,但最起码能让公婆歇一会儿散散心。天有不测风云,婚后的第二年,公公突然离世,家庭的重担落到了丈夫岳松山的肩上。婆婆也于二十多年前病逝,宋梅花由兼职变成了专职,担起了伺候傻弟的任务。2005年7月初,疲惫的丈夫也生病了,躺在家里的破床上,那惺忪的眼睛流露出了许多的无奈。没过多久,丈夫岳松山就因肝腹水去世了,沉重的家庭负担全部落到了宋梅花的肩上,但她没有被击垮,用顽强的毅力支撑着这个家。


        丈夫病故后,宋梅花的三儿一女相继成家,生活状况每况日下。尤其是大儿媳身患动脉管瘤,动手术花了20多万元。况且家中还有个先天痴呆的傻弟岳治中无人照看。从此,她与三个儿子分居另立生活,担负起抚养婆家傻弟的重任。宋梅花说:“治中上无爹娘,下无兄弟,憨憨傻傻,吃饭不知饥饱,说话不知颠倒,穿衣不知干净,不会干活劳动,只会傻笑,乱跑。多可怜人呢!我是他的亲嫂子,我不管谁管呢?常言说嫂子比母,做人要积德行善,要有同情心,要有爱心,我不管他,他怎么生活呢?他不饿死吗?管!一定要管!决不做坏良心的人!”可是,她家庭贫困,经济收入少,靠三个儿子兑粮、兑钱过日子,她怎样管傻弟呢?尽管生活艰辛,她还是经常靠省吃俭用,不乱花钱,把节省下来的钱用在日常生活和抚养傻弟身上。她对傻弟的关心无微不至,天天为傻弟端水洗脸,端吃,端喝,逢年过节,改善生活,从不嫌弃。平时,衣服烂了为他补,衣服脏了给他洗,没鞋穿给他买,被褥脏、破,该拆洗的拆洗,该换新的换新。经常为他修剪手指甲、脚指甲,给他洗脚,领他理发……要是岳治中跑出去了,宋梅花就街里街外找,找了沟河找大坑,直到找到为止,生怕出危险。


        宋梅花特别关心傻弟的身心健康。平时,家里经常放着小药,要是傻弟有点小病,就赶紧让他吃药,要是傻弟病得厉害,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天,总是及时为傻弟包药、看病。几年前的冬夜,傻弟得了重感冒,宋梅花听到呻吟声,就赶紧来到傻弟跟前,只见傻弟满脸通红、满头冒汗、呼吸急促,宋梅花冒着鹅毛大雪,顶着刺骨的寒风赶到村卫生室为傻弟拿药,途中还摔伤了腿。因为由于服药及时,再加上宋梅花的精心护理,傻弟的病很快就好了,宋梅花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宋梅花说:“我四岁娘走了,爹又娶了一个,后妈待我也不薄,也知道我家里贫穷,有什么都先想到我,给做衣服、套被子,送甜瓜、洋葱,反正有啥就给俺送啥,跟亲娘一样亲。俺娘家四个孩子,俩兄弟都不在了,现在娘家只剩我和妹子。妹子身体也不好,负担也很重,我也不能尽力,爹娘在时也没跟我享过福。那时傻弟在家不放心也不方便回去。”一提到娘家人,宋梅花就双眼噙泪。因不放心家中的傻弟,娘家母亲周年忌日,宋梅花都未去过一回。


        如今,宋梅花已年过花甲,身体欠佳,患有脑梗塞、胆结石、甲状腺肿等疾病,可她依然精心照料着傻弟,村里得知了宋梅花的拮据生活,为她申请了低保,宋梅花说:“感谢党和政府的帮助,但是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给子女就说过,咱有智吃智,无智吃力,人吗,总要生活,只要不走歪路、不犯错就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用自己的能力抚养治中,让治中安度晚年。”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对人无所求,给予的却很多。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峥嵘的一生,有的只是一直的艰辛和不曾放弃。她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袖手旁观,始终想着不给别人添负担。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四十多载的光阴里,甘心抚养、伺候婆家傻弟岳治中,其间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正是这种平凡而又伟大的爱心感动了她身边的每一个人,乡亲们每每提起宋梅花,总会树起大拇指说:“梅花真是个好人呀!照顾婆家傻弟四十多年,是常人很难做到的,好嫂子胜似亲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