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好人 >六旬老人为亡子还债40多万元

六旬老人为亡子还债40多万元

发表时间:2017-7-19来源:许昌文明网


        孙长栓,男,1950年1月出生,河南省襄城县双庙乡岗孙村人。

        7年前,孙长栓夫妇为二儿子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可是仍未能保住儿子的性命,到二儿子去世时,家里欠下了45万余元的债务。几年来,这对六旬夫妇为了还债,节衣缩食,带着3个未成年的孙子女住在葡萄园里搭建的低矮小屋里,与在广州打工的大儿子一起还债,他们的经历感动了很多人。
        儿子患上尿毒症,母亲捐肾也未能救他一命
        患有耳病的孙长栓和他的老伴儿高大镯今年都已66岁,他们的大儿子叫孙占桥,二儿子叫孙占芳,两人忠厚老实,都在广州一家服装厂打工。孙占芳在广州打工时认识了湖北荆州的王海燕。不久,两人结婚,生下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30岁那年,孙占芳和妻子来到郑州,给人加工服装,生意很红火,一家人也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在郑州工作期间,孙占芳时常感觉看东西模糊,起初只认为是眼睛疲劳而并未太在意。谁料第二年孙占芳的视力急剧下降,认识到问题严重的他就和妻子去医院进行检查。检查报告出来了,孙占芳被确诊为尿毒症,这个消息对这个平凡的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之后孙占芳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经常要做肾透析,钱总是大把大把向外掏,医生告诉孙长栓夫妇,最有效的治疗手段是肾移植,尽管不能保证绝对成功,但是直系血亲的肾脏排斥反应小,成功的几率会高很多。2009年,为了救儿子,母亲高大镯把自己的一只肾脏移植给了儿子孙占芳。在儿子治病的3年间,孙长拴一家借遍了亲朋好友,欠下60多万元的外债。
        待肾脏移植手术后,医生嘱咐孙占芳养病3年才能劳动。但他过于要强,为了还债,不久就和妻子回到湖北给人打工,把欠岳父家的15万元还完。2012年5月29日,孙占芳病情复发,腿脚肿胀得厉害。他再次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专家诊断后说其已经无法医治。孙占芳离世前,给母亲打去最后一个电话,说为他看病,家里欠了这么多钱,感到很对不起家人。
        为还债,带着孙子、孙女住在葡萄园
        孙占芳去世后,孙长拴家还欠外债45万余元,孙占芳的丧事还是母亲高大镯的侄子高民自掏6000元钱置办的。这些外债如何偿还,何时能够还完?这一直是一家人的心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给我儿子治病时,大家借的是救命钱,咱不能因为儿子没了就赖账!”高大镯说。他们的大儿子孙占桥对父母说:“你们在家把3个孩子带好,我和妻子在广州打工,每年挣的钱能还一部分。”
        为了多挣些钱,孙长拴老两口儿在自家田地里种了两亩多葡萄,每年靠着卖葡萄多挣上几千元用来还债。为了方便打理葡萄园,孙长拴干脆就在葡萄园里盖了两间小屋,老两口一年四季都在这里住着。为了能省下更多钱,7年来,孙长拴省吃俭用,甚至天寒地冻的大冬天里连煤炉都不舍得生。每年春节前,孙占桥和妻子从广州回到老家,还总是拿出省吃俭用攒下的几万元还债。就这样,孙长拴一家人靠着不懈的努力,还上了25万余元的债款。
        诚实守信感动乡邻,爱心人士也给予帮助
        孙长栓、高大镯一家人诚实守信的经历感动了不少人。3年前,村里给高大镯办了低保,不时有村民给他们送来衣服。村民赵有坤给他们孙子、孙女做了小方桌和小马扎,让孩子学习用。
        孙长栓欠了颍阳镇的关富生800元农药钱。还账时,关富生只收了600元,说余下的200元让孙长栓拿回去补贴家里用。2014年年葡萄丰收时,许昌雷锋爱心社团的志愿者帮他们采摘后,又运到市区,卖了4378元。妻子高大镯点了点记账的小本子说:“还欠20多万元,就快还完了!”现在,孙长拴正在让儿子孙占桥打听孙占芳治病期间送去14000元钱的两位朋友(因为不知道好心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暂时无法归还)。“如果能联系上这两位好心人,咱们得把这两笔钱尽快还给人家。”孙长拴说,“现在咱们家里有房子,啥都不缺,街坊乡亲们还这么照顾咱,咱们一家人必须要知恩图报。”
        在还债的日夜里,一家人节衣缩食,省吃俭用,历尽疾苦,但诚实守信、欠债还钱的信念和决心却始终没有动摇。他们用自己质朴的行动、不变的信念书写了一曲动人的诚信之歌!